当前位置:首页>>观点>>一席谈 >> 正文
关于党员教育数字化的思考
2019年11月06日 10:34:17 来源: 作者: 云集党委书记 刘友才

  党员教育是党的建设基础性、经常性的工作,是全面提升党员队伍素质,充分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永葆共产党人政治本色的重要保障。数字时代对加强和改进党员教育,给出了新的视角,提出了新的要求。

  一、 数字时代深刻地改变了人和组织

  数字时代以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为支撑,把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人与组织、组织与人广泛链接起来,实现资源点对点的交互和匹配,不仅给人们带来便利,给社会带来效率,而且给组织形态和人们的行为方式带来深刻影响。

  一是学习生活新常态:在线。据权威统计,去年,我国网民规模达到8.29亿人,人均每天花掉44%的休息时间上网,青少年更是每天人均在线三个小时。网络购物和网络支付用户规模突破6亿人,网购零售额突破9.5万亿元。人们通过网络展示自我、交流思想、表达诉求、寻求知识、消费支付,“每日必网”、“每事必网”成为大多数人的一种基本生活方式。由于在线,能把个体的思想和行为变化,在第一时间和第一现场呈现出来。

  二是交流工作新常态:跨界。过去想象的“地球村”已经落成,自由行照进现实。人们虽远隔千山万水,但通过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数字技术,可自由交流,时刻响应。信息传递打破了层级限制,可以自上而下,可以自下而上,也可以平行开展,还可以交互进行。交流如此,工作也是如此。人们办事越来越不需要当面进行或现场处置,网上办公、远程对话、微信办理成为常态,一“键”触达。经济活动也是通过万物互联互通和线上线下融合,形成了无需拥有但求所用的共享经济。

  三是生产资料新常态:大数据。数字时代呈现出“一切皆数”的场景,人们把现实世界如文本、声音、图像、音频等与自然物相互交融,在虚拟世界构建起人们的生活样式,从而产生了新的生产资料—数字资源。人们依靠数字资源对虚拟世界进行深度分析,将能理解和发现现实世界复杂系统的运行行为、状态和规律,从而为人类提供了一种认识复杂系统的新思维和新手段。

  四是组织形式新常态:自组织和柔性组织。数字时代是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大家常常靠着自己的理想、价值观、兴趣和共同利益等吸引同类,自愿形成一个不靠外部指令就能运转的自动协同组织,网红和粉丝现象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同时,数字技术将赋予个人最大权力,形成分布式、多中心的网状结构,从而打破传统组织的线性延伸、脉络清晰、边界固定的物理时空,建构了自由开放、流动自如、虚实交互的数字生活时空,以网络化、扁平化、柔性化为主要特征的敏捷组织正逐渐形成。这种组织模式以协作关系为基础向无明显边界转变,管理机制向层级缩减的扁平化转变,运行方式向高效灵活的柔性化转变。这些情况的出现,客观上消减了传统的科层制组织的权力,个体、自组织和平行组织的重要性得到了发挥。

  二、数字时代党员教育的特征指向

  数字时代对组织和人带来了深刻影响,同样给党组织和党员带来深刻的影响。党员教育要适应数字时代的要求,把生产和运用大数据作为关键要素,把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把现代信息通信技术的使用作为重要推力,引导和实现教育资源的快速精准配置,提高教育实效。

  一是平台化。平台化是数字时代和数字经济运行的基本载体,也是数字党建运行的基本载体。毫无疑义,党员教育的数字化也应该以平台为依托,依平台而运行。通过数字化云平台,把党员与党员、党员与党组织、党组织与党组织、上级党组织与下级党组织广泛链接起来,形成分布式、多中心的网状结构,实现扁平推进和实时在线。党员教育内容在平台上布置,党员学习在平台上进行,学习积分在平台上产生,交流互动在平台上呈现,使教育变得轻松可达、同时推送、随时变现、结果可视。

  二是移动化。移动通信等现代通信技术、云计算与互联网的深度结合,使移动互联网广泛普及,解除了对人们活动的限制,生产生活都处在移动的状态,移动办公、移动学习、移动购买、移动支付、移动打车等已成为常态,移动是数字时代最显著的标志。这就要求党员教育应从传统的时间、场地和方法固化的静态式转向随时随地随身随机随心的终端智能移动式,让过去整齐划一的“要我学”为主变成自主生成式的“我愿学”为主。

  三是社交化。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所包含的五个方面,几乎都要通过社交才能满足,社交几乎就是生活。随着数字技术全面渗透生活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为社交创造了无限可能,网红呈井喷状态,粉丝成就现象俞发凸显。特别是自组织的崛起和平行组织影响力的提升,社交越来越“去中心化”,呈现分布式和多中心。党员教育在突出自上而下的同时,如何利用社交的优势,发挥党员网红、党员达人、自组织和平行组织的影响,有很大的空间。

  四是体验化。数字时代是个体力量崛起的年代,强调体验为王。无论学习、生活和工作等,一切问题的核心就是目标对象的体验,都要强调目标对象的差异性、参与性和真实性,都要关注你与目标对象互动时的心情和感受,据此选择或改进你的方式方法。党员是党组织的细胞,是党组织的主体,实施党员教育应充分尊重党员的主体地位,解决好“大众”与“小众”、“直灌”与“点灌”、“群体”与“个体”关系的问题。

  五是赋能化。传统组织体系是高度中心化的,组织中的层级关系明显,组织的功能在于自上而下的管控,这与工业时代相匹配。数字时代,组织呈现出网络化、扁平化和柔性化的特征,一切都在快速变化,不确定性增加,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确定性。组织的功能应从过去的管控为主转变到组织管控与组织赋能并重为主,为每一名党员赋予能量、赋予能力、赋予机会,让党员有走在时代前列的自豪感和成长成才的获得感。

  六是数据化。实现上述“五化”最基础最关键的是大数据,通过数字技术生产和运用党建数据,对数据进行智能统计、识别、加工、储存和引用,既能精准知道党员队伍总体情况,又能知道不同年龄、不同文化、不同职业、不同岗位党员情况,包括党员阅读习惯、成长需求和个性需要,从而有利于教育资源因类施放、因人施教,做到精准发力,有效加强了教育资源的匹配和再生,提高党建资源的使用效率,进而提高党建工作的质量。

  三、党员教育数字化的路径搭建

  数字时代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思想行为,也给组织形态

  带来深刻变革,要求党员教育精准反应时代的要求。党员教育数字化特征的指向分析,为党员教育数字化指出了路径。

  一是平台法。建设数字党建云平台,在平台上设置组织地图、高层声音、党课领蛙、任务擂台、党员达人、互动社区、党建跑酷游戏、积分商城、党费缴纳等栏目,以覆盖党建内容。要保障平台的智能化水平,平台应具有党员和党组织分布实时在线、任务发布、任务完成积分计算、积分自动排名、逾时提醒、跟帖互动、自创文章发表、大数据提取等功能。把平台设置在党员手机终端,使平台成为党员教育的基础设施,从而实现了党员教育的网络化、移动化、社交化和智能化,党组织与党员、党员与党员广泛链接、实时在线、随时而动。

  二是分享法。以“分享党课”为抓手,开展在线自驱共享式学习。组织全体党员讲党课,通过录制3分钟党课微视频,上传到数字党建云平台,由全体党员分享,讲课人和分享人自动获得平台积分。具备条件的,微视频党课可以由党员自编、自演、自导;不具备条件的,可以他人的微视频党课为蓝本,制作配音党课。分享党课可以统一安排,也可以由党员自行选择,这样就把组织意图和党员意志结合起来,把自用与分享结合起来。

  三是共创法。这是一种结构化的征集观点达成共识的集体研讨学习方法,它适合对一些重大问题和深层次问题的研究学习,可以线上进行,也可以线下进行。共创可由若干步骤构成,比如,简要介绍流程、方法和规则 ,对参加的党员进行分组,每组内产生观点、收集想法,观点归类、形成海报,各组发布海报、逐步聚焦观点,形成统一观点、确认行动计划等。这是一种把自上而下的要求与自下而上的方法有机结合起来,充尊重了党员的主体性。

  四是游戏法。设置党员跑酷游戏,明确游戏规则,把党员教育的内容置于游戏当中,通过游戏答题获得积分奖励。 跑酷游戏可以配备专门设备,也可以设在党员手机终端,还可以线下线上同时置备,让党员随时随地享受游戏过程,同时学到党建知识,受到党组织教育。这种方法更多地适合年轻党员,根据他们的兴趣爱好,定期优化游戏内容。

  五是网红法。一体个体或群体由于对内心虚拟对象或者现实存在对象的崇拜和追捧而产生的文化消费,并由此生发为了自己喜爱的对象过渡消费和付出无偿劳动时间。党员教育应对这种社会文化现象作出反映,并致力于打造网红党员、网红达人、网红党组织、网红党务干部,由网红通过“吸粉”带动其他党员和大众的学习。

  六是VR法。眼下,一种虚拟现实技术和增强现实技术,也就是VR\AR普遍兴起,它涵盖了计算机、电子信息、仿真技术、智能传感等于一体,通过计算机模拟虚拟环境,在虚拟世界体验到现实世界最真实的感受;或者将虚拟信息模拟成信号后,应用到真实世界中,如人脸识别,从而实现对真实世界的“增强”。党员教育应充分运用 VR\AR技术,开发教育产品,通过科技炫酷的吸引,强化党员的学习兴趣。

  七是直播法。直播就是不通过事前编辑,直接在现场或播出间播送内容的一种形式,它的现实感很强。眼下,一种网红网络直播营销的方式红火起来。它把直播的优势与网红的影响力和网络的广泛链接性结合起来,产生了很大的威力。党员教育可以移植这种方式,结合培育网红党员,开设网红党员直播党课,调动党员广泛参与,以增强党员教育的魅力。

  八是区块链法。区块链是一种分布式的共享帐本和数据库,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全程留痕、可以追溯、集体维护、公开透明等特点,这些特点决定了区块链的“诚实”和“透明”, 为区块链创造信任奠定基础。党员教育可以借鉴这个技术,在数字党建平台设置每个党员的区块,将每个区块链接起来,分布式记录党员的初心、党员的希望和党员的表率作用,做到相互交流和相互启发,组织党员定期重温这些记载,强化党员的认知。

  九是扫码法。扫码在中国已经普及,连街头小摊小贩都娴熟有余。这种方法简便快捷,随处可操。可以运用这个技术,将党员教育内容制作成二维码,张贴在党员的办公桌、走廊、活动室、楼梯口等处,党员可以用智能手机随机扫码,下载“码课”,可以在线收听,也可离线收听,运用自如。还可以建立激励机制,激发党员扫码的热情。

  十是积分法。积分法自古有之,现代运用非常普遍,是一种可直接量化和目视化的办法。它能精准地衡量一件事做得怎么样,做到了什么程度,取得了什么样的效果。党员教育可广泛采用这样办法,对上面所述的各种方法,通过数字党建平台来记录得分。平台对党员每完成一个动作都用积分来衡量,并自动对积分进行排名,把党员每时每刻的表现用数字呈现出来。还可以运用积分况换奖品的方法,以增强激励的效果。

  (作者单位:云集共享科技有限公司)

责任编辑: 汤馨怡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