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观点>>一席谈 >> 正文
数字党建之我见
2019年10月22日 09:19:22 来源: 中国非公企业党建网 作者: 云集党委书记 刘友才

  近年来,数字党建屡被提及,但鲜有讨论数字党建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本文试图予以探讨。

  一、数字时代呼唤数字党建

  (一)当今世界已经进入数字化时代。数字化技术向社会经济生活全面渗透,出现了数字经济、数字文化、数字教育、数字媒体、数字出版,等等,呈现出“一切皆数”的场景。世界各国为了抢占数字时代的制高点,纷纷制定各种战略。G20杭州峰会通过的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是全球首个由多国领导人共同签署的数字经济政策文件。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数字经济将占据全球经济的首要位置。我国数字化更是走在全球前头,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加快数字经济发展、建设数字中国提出了一系列要求,指明了前进方向。目前,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占GDP的三分之一以上,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共享单车、手机生产量、网民数等居世界第一,而且以迅猛速度发展。据预测,到2035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将达16万亿美元。

  (二)数字时代的信息存在方式发生了根本变化,正在并将继续给人类产生革命化的影响。

  一是改变了人们看待世界的形态。 数字时代,人们把数字物如电子文本、声音、图像、音频、网络等与自然物相互交融,在虚拟世界构建起人们的生活样式。在这里,数是万物的本质,数字化是生活世界构造的基本方式,万物都可归结到“比特”,从而产生了新的生产资料—数字资源。

  二是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形态。数字时代,机器人对人的了解程度不亚于人对人的了解程度;人们不存在时空障碍,可分散在多处工作和生活;电子网络和电脑将赋予个人最大权力,打破传统的线性延伸、脉络清晰、边界固定的物理时空,建构了自由开放、流动自如、虚实交互的数字生活时空。

  三是改变了人们经济活动形态。互联网上半场主要构建的是“互联网+”,使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形成连接、平等、开放、生态和共享的环境。互联网的下半场则是要通过人工智能和数字化转型,使万物互联互通、线上线下融合,并着力发展无需拥有但求所用的全新经济模式——共享经济,促进消费升级与消费场景体验。

  四是改变了组织存在的形态。数字经济时代,个体意识崛起、传统组织下沉已成为趋势,以网络化、扁平化、柔性化为主要特征的敏捷组织正逐渐形成。组织模式向无明显边界转变,管理机制向层级缩减的扁平化转变,运行方式向高效灵活的柔性化转变,新型组织以协作关系为基础。

  (三)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紧密联系、相互贯通、相互作用。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推进伟大工程,要结合伟大斗争、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的实践来进行”。这一重要论述深刻阐述了“四个伟大”之间的关系,要求我们在实际工作中将党建工作与中心工作紧密结合、有机统一。党的中心工作在哪里,党建工作的重点就应在那里。发展数字经济、建设数字中国是中央的战略决策 ,是发展的重点之一,也是大势所趋。作为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其自身建设应与发展大势同步、与时代步伐同行。所以,探索开展数字党建不仅是一项紧迫的任务,数字经济的发展也为数字党建工作的开展提供了广阔舞台。

  二、数字党建的内涵和特征

  根据G20杭州峰会对数字经济的权威解释,数字党建可以描述为:以适应和引领数字化时代和数字经济发展为总要求,以党建大数据(数字化的知识与信息)的生产运用为关键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为重要载体,以现代信息通信技术的使用为重要推力,引导和实现党建资源的快速优化配置与再生,实现党建工作效率的提升和党建工作质量的提高。

  在这个描述里,明确了开展数字党建的意义,即适应和引领数字化时代和数字经济发展;开展数字党建的目的,即引导和实现党建资源的快速优化配置与再生,实现党建工作效率的提升和党建工作质量的提高;开展数字党建的关键,即生产和运用党建大数据(数字化的知识与信息);开展数字党建的载体,即现代信息网络;开展数字党建的手段,即现代信息通信技术。从这个分析不难看出,数字党建的对象物不仅仅是指在数字企业中开展的党建工作,更主要的是指包括运用数字党建的理念、思维和手段开展党建工作的所有企业。这种思维和理念主要表现在:

  一是强化大数据思维,突出党建的精准性。数字时代,数字技术上升到生产力的中心位置,大数据由工业时代的附属品变成了新的生产要素,成为新时代的水、电和石油。党建工作应通过数字技术生产党建大数据,通过大数据的识别、分析、储存和引用,准确把握党组织和党员的状况,实现定量分析和精准定位,为施策提供精准数据。

  二是强化平台思维,突出信息的联结性。数字化时代改变了工业时代的点性思维和线性思维,形成了一个互联互通互动的网状社会,把过去不发生关系的党建信息可以全部打通,实现无限链接和实时在线,把自上而下的中心化组织优势与自组织的扁平化作用结合起来。

  三是强化用户思维,突出党员的主体性。党员是党组织的细胞,是党建工作的主体。数字时代就要求做到也能做到,根据不同群体不同年龄不同文化程度的党员需求和习惯来开展党建工作,突出党员个性化选择和订制化需求,强化党员的参与感和体验感,解决好过去“上下一般粗、老少一个腔、长久一个样”的问题,有效地处理好“要我做”与“我要做”的关系。

  四是强化赋能思维,突出组织方式的重构性。工业化时代,组织中的层级关系明显,组织的功能在于自上而下的管控。数字时代,一切都在快速变化,不确定性增加,组织应从过去的管控为主转变到组织管控与组织赋能并重为主,为每一名党员赋予能量、赋予能力、赋予机会,让党员有走在时代前列的自豪感和成长成才的获得感。

  五是强化迭代思维,突出反应的敏捷性。数字时代产生海量的数据,据分析,全球每秒创造的数据相当于1.5亿本书的容量,而且平均每两年就会翻一番。在这样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党组织和党员时时刻刻都在经历变化, 随时随地都会有湾道超车或换道超车现象的发生,党建工作应快速反映这种变化,及时运用新的管理理念和新的技术手段,使党建工作始终与时俱进,引领时代。

  数字党建的开展也使党建工作具有了许多新的特点,概括起来主要有:一是永久性。数字化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党建大数据被储存起来,正在建立一个党建信息能够被无限量储存的环境;二是可复制性。数字化能让党建大数据得到指数式的复制,让无数人共享; 三是即时性。党建大数据本身能即时接收,能即时理解,能实时记录;四是高效性。数字党建本身就是效率党建,随着数字化的发展,应不断用更好更快速的方式来理解和传播;五是动态性。党建数据会游移,每次传递方式的变化都在加速信息的流动与交换;六是无限可分性。数据是无限可分的,可被打包在一起,也可拆分,分成更细小的部分。

  三、数字党建实现路径的选择

  数字党建是一项全新的探索,结合云集党委开展的工作,数字党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是党建工作思路数字化。开展数字党建要突出“五个结合”,即把中央和上级党委的要求与企业实际结合起来,在结合上下功夫。只有结合才有创新,才能尽快地运用新的管理理念和技术手段;把党建的政治性与服务性结合起来,无论怎样创新,党建工作始终姓“党”,讲政治是前提,同时要服务于企业的发展,做到相互促进、相辅相承;把线下党建与线上党建结合起来,在线上做文章。这是数字党建基本的抓手;把党建内容的严肃性与方法的体验性结合起来,强化体验为王的意识,始终注重党员的体验感;把党建工作的整体安排与碎片化落实结合起来,在碎片化落实上做功课。数字党建首先是线上党建,工作可以随时随地在线上开展,党员可以时时刻刻在线上行动。

  二是党建工作运行数字化。数字党建的基本载体是现代信息网络,最大的特点在于广泛链接和实时在线。要做到这点,就要建设数字党建平台,依托平台运行党建工作。平台应具备网络化、移动化、社交化和智能化等“四化”功能,把平台设在手机终端,党组织与党员、党员与党员、党员与员工、本支部与彼支部、本企业党组织与彼企业党组织都可通过平台随时链接,线上活动,不受时空限制。平台的智能化水平是关键,应具备自动发布、自动提醒、自动记录、自动评分、自动分析的能力,可以即时产生党建大数据,反映党组织和党员的实际状态。平台还应具有场景化功能,把党组织和党员的状况营造出一幅情景,以增强吸引力。通过“四化”,就能运用数字化技术开展党建,运用数字化结果呈现出党建工作效果。

  三是党员教育数字化。以“共享党课”为抓手,开展在线自驱共享式学习,组织全体党员讲党课,通过录制党课微视频,上传到数字党建云平台,由全体党员共享,讲课人和共享人自动获得平台积分。运用VR、AI技术设置党员体验区,用虚拟和增强现实技术呈现红色题材,让党员身临其境感知党的红色基因。运用数字技术制作扫码党课,党员随时随地可以通过手机扫码,或在线听课,也可离线听讲,灵活自如。开展争创党员网红和党员达人活动,生产党员网红和党员达人,组成党员网红组和党员达人组,发挥示范带动作用。开展“今天我来当书记”活动,每个月由党员过线上申请,担任党委执行书记或支部执行书记,负责当月党委或党支部工作。这种书记轮值的办法,激发了广大党员对党建工作的参与感和体验感。

  四是党员和党支部管理数字化。对党员和党支部实行积分管理、指数管理和可视化管理。党员学习、党费交纳和参加活动等情况,都可以由数字党建云平台自动记录、自动评分、自动积分和自动排名,用积分兑换奖品。设定党员“先锋指数”,由党员学习、参加组织生活、发挥作用和正反向指数等加权构成,每季度评定一次,先由党员自评,然后支部复评确定。对党支部同样可以实行积分管理和“堡垒指数”管理,通过数字党建云平台自动施行,实时在线,每月或每季度评比确定一次。按照党建工作可视化的思路,党员和党支部的积分、排名、奖励等,由数字党建云平台实时呈现,人人能看到,起到很好的激励作用。

  五是发挥作用数字化。运用区块链的理念,在党员工位的前后左右设立区块,在区块内与员工开展结对共建,形成区块链接。每个区块用可视化的标牌记载区块名称、区块范围、区块责任人和结对对象,人人可见,责任明确,不可更改。按照“平时看得出来,关键时刻站得出来”的要求,发挥党员在区块内的先锋模范作用,党员做得怎么样,身边的人都能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可以发挥数字党建自组织的作用,由龙头企业发起“党建孵化器”工程,建立孵化器数字平台,设置党建工具包,开展线上线下培训,帮助有需要的企业开展党建工作,实现联动共建。这种线上联动,好操作,成本低,效率高,带动性强,是个很好的探索。

责任编辑: 汤馨怡
相关稿件